跳至正文

宫崎骏:唉声叹气,但还是要竭尽全力

///

天才和工作,两个看似毫不相关的词语。前者令人遐想联翩,自带神秘又浪漫的色彩。后者能一秒将人拉回现实,词性灰暗,如同这个周三清晨灰头土脸的你我他。 

琐碎而庸碌的工作里,大家总忍不住去设想天才这一光鲜亮丽的神话:

如果我是天才我就不用努力了吧?

如果我是天才就不用工作了吧?

如果我是天才我现在就不用对着这么愚蠢的PPT、EXCEL、文章烦恼了吧?

真的能这样吗?(答案当然是不可能的)

身为编辑的我,此刻因工作与两位被称为天才的人在书中相遇。透过书页,天才和我眼神交汇,很巧,我们都在工作。相视叹口气,天才和我都埋头继续。

是的,天才如宫崎骏与高畑勋,也是要工作的。

走进天才的工作日常之前,让我来简单介绍一下宫崎骏和高畑勋打工的地方。

吉卜力,一间坐落于东京近郊的工作室,成立于1985年。风之谷、龙猫、萤火虫之墓、千与千寻、百变狸猫、幽灵公主……三十多年来,一个一个梦从这里飞出了天窗。

你或许是它的骨灰级粉丝,见证它从籍籍无名到举世闻名,视其为动画的圣地。

又或许跟曾经的我一样,对这个名字就算不熟也总能从童年记忆中辨认出一只胖乎乎的龙猫的身影。

但我们大概都不知道,在吉卜力工作室的日日夜夜,高畑勋和宫崎骏永远都在——

高畑:“看来这次又赶不及上映了。” 

高畑:“阿宫,怎么办啊?” 

宫崎:“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宫崎:“我该怎么办啊?” 

宫崎:“我不干了!我要跟人说我得腱鞘炎了,我明天就去住院!” 

而与他们共事的人心中则是——

“宫崎骏不仅很会拍电影,还很会花钱。”

“我这辈子就毁在那里了。”

“高畑勋完全不听制片人的话!”

“他们到过的地方都会寸草不生。”

“&*¥…&#”

创作出的一部部经典作品的他们,既是大众熟知的动画天才,但也是两个麻烦不断的普通人。

而光鲜亮丽、造梦不断的吉卜力,归根结底,是个工作的地方(不然为什么要叫工作室呢)。

这一次,吉卜力的创始人铃木敏夫(aka天才们的贴身保姆&衣食父母&画饼专家&项目管理大师)——两位天才身后的男人,在《吉卜力的天才们》一书中,首次向我们揭秘混乱与梦幻的吉卜力日常,呈现真实而立体的天才们。

唉声叹气,但也要竭尽全力

当然,光叹气成不了天才。诙谐之余,《吉卜力的天才们》传达出这样一条永恒的真理:

过去、现在和将来,灵感总会(大概率只会)造访这样一群人——那些自觉性选择自己的工作,并用热爱、想象力与汗水将其浇灌的人。

在电影与创作的世界里,高畑勋和宫崎骏毫无疑问属于这类人。正如宫崎骏自己所说:

“我们对工作并不满足,总想做更进一步的、更加深入的、值得骄傲的工作。” 

而工作中的宫崎骏和高畑勋是什么样子呢?请看《吉卜力的天才们》。

案例一:宫崎骏《幽灵公主》

“宫崎骏手里永远都有各种各样的点子,《幽灵公主》的原始创意也是多年前就有了。这些年攒下来的Image Board都是现成的……(有一次)走进十二张榻榻米大的房间,只见墙壁上贴满了Image Board,没人知道总共有多少张。”

划重点:创意是灵光一现的瞬间,创作却是日复一日的工作与积累。

案例二:高畑勋《岁月的童话》

“为了弄清楚红花的种植方法,他还特意跑去山形考察了一趟。那时的高畑总是非常大胆。他没做任何准备就去了山形, 请市政府观光科帮忙介绍了种红花的农户,然后自己找了过去,详细请教种植红花……他收集了各种关于红花的书籍,整理出满满一本种植笔记。末了他甚至指出考察中了解到的种植方法有问题。”

划重点:做天才,请在工作中时刻保持好奇,钻研不停。

案例三:宫崎骏《崖上的波妞》 

“《波妞》里的波浪几乎是宫先生一个人画的,他执着于表现一种新的波浪。当今日本动画师画波浪的方法就是宫先生在制作《未来少年柯南》时发明的,流传至今已经有好几十年了。宫先生觉得是时候创造一种新的波浪画法了。通过反复的试错,他画出了一些有趣的波浪形态,但有些则画得不那么成功。宫先生自始至终都是个不断探寻新的表达方式的技术匠人。”

划重点:做天才,要在工作中反复试错,关关难过关关过。

……

看到工作中的高畑勋与宫崎骏,铃木敏夫也不得不感叹:

“他们工作起来怎么能这么拼啊,当今的“创作者”原来就在这样的地方。”

现在让我们再全面认识一下两位天才——

拖延症十级,但时时刻刻笔耕不息。

会间歇性摆烂,但成果绝对惊艳。

天天唉声叹气,但永远竭尽全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